谦受益

探讨“养花养牡丹,养草是兰草”这句话在楼诚同人文里的运用


做为一个自发的楼诚CP扫文者,愿意和同好们探讨一下,这句话在楼诚同人里应该怎么用。

首先,要知道这句话是明楼说的。而明楼这个人物,他是绝对把阿诚当自己亲弟弟的。不论巴黎往事番外里他直接对贵婉说“他是我弟弟”,还是他对日本老头说“录音里的声音是我二弟明诚”,单是他对南田的那句著名FLAG“在明家我还是说了算的”之前,亦有一句“长兄如父”。他对于阿诚,自然是长兄的心态。

至于外人、路人、闲杂人等把明诚当仆人,那是其他人的事情。因为说这句话的不是别人,而是明楼自己,所以对于明诚算什么身份的判断,只有、只能、只应该以明楼的认知来解释。外人算个啥,连屁也不算。

其次,这句话确实是出现在明楼和王天风的对话里,用来哥哥赞美明台这个幼弟上面。他们谈论的对象是明台。所以如果直接用这句话形容阿诚,确实不妥当。哪怕从广义来讲,明诚亦是明楼爱重的弟弟,但你夸奖其中一个兄弟的话,直接就这么拿来用在另一个兄弟身上,也是不合适的。

也就是说,这跟阿诚是不是仆人没半点关系。这和“亲兄弟也该明算帐”有关系。黑黑们满嘴喷的是仆人长仆人短,不过是他们觉得这个词最能羞辱而已。但你要是脑子一热争论阿诚算不算仆人,就被他们带偏了,跑歪了。

从心态来讲,楼诚粉们有一个认识误区,就是因为自己的圈子最火,所以下意识的忽略其他CP的概念。也就是说,把明台这个名字的概念仅仅当成楼诚CP的亲人了。既然是亲人,说这话肯定是一起算进去的,那么我用用有啥关系,然而,要知道啊,明台不仅仅是明楼的弟弟,他还是楼台CP的另一半,在这个概念里,他就是楼诚的对家,是情敌,试问,别人用赞美你的话去形容你家情敌,你愿意吗?愿意是心地宽广,不愿意是情理之中。


所以,反而是心里根本没有耽美意识的人,也就是那些直男把这句话用来形容明诚,那没事,因为我说的就是兄弟出挑,一个两个兄弟都是。但你心中若是存了CP之念,用这句话就有事。

所以,大家不要管那些黑黑们漫骂,也不要把脑子搞糊涂了,应该有理、有据的分析这个梗该怎么用,不应该肆意使用。

该怎么处理呢?正确的方法是:在文里用是可以的,但是,不要直接用在明诚身上。如果一定想用,要转个弯,引用这句话的时候,转一句“但是”,把明诚另起一句话,说明他是“牡丹兰草”并列又不同的一类。

笔者以为,世上植物何其多,明诚如若不是牡丹兰草,更可以把这个梗玩出无数花样来,楼诚文里比较适合的一种写法是:拿这句话称赞明台是牡丹兰草,然后把明诚比喻成另一种特质不同又更为契合彼此的植物。这样,即使是对家也无话可说。


所以,各位楼诚写手们须知,楼诚文里直接把这句话给阿诚,确实是愚蠢的错误。当然,很多好的楼诚文,其实都把这句话运用的不错,花样翻新,又有趣又新颖。至于那些随随便便直接搬过来的写手,请以后警戒,不要再这么用。把这个梗做到让对家挑不出错来其实不难,反而可以作为警醒楼诚CP精益求精的一点小注意。

下面我来给大家鉴赏一下,聪明的写手怎样在楼诚文运用这个梗。

-----------------------------

一、

只是在明台接过东西时,明楼意味深长地点他一句,“明家养的乃是牡丹兰草,不是随便哪里都去得的。”

这句自然是回应他席间轻狂,两人当时碍于大姐,并未争执,明台更憋了一肚子话,“若是为怕摧折,便只留着装点太平,还不若野草——处处得生,风吹不断,火烧不尽!”他这话有三分意气,七分赌气,没说完便已等着大哥巴掌落下。

明楼并未动怒,神色微凝,“牡丹不好吗?应时而开,花开时节能动京城,不肯折腰,即便被贬洛阳,仍被尊为花中之王。野草处处得生,不懂择时取地,便是多余,招人铲除干净。”

==============================================================


北国的秋雨气吞山河,阿诚换了厚的棉汗衫,坐在廊上看风雨。北平与上海不同,比起洋楼,多是大而繁复的宅院,他手里捻了一封信,是明楼来的,除家常外并无赘述。一阵风夹着雨吹上长廊,他将信拢进西装马甲内,恐打湿了它。

院里的几株花草让这罡风吹得堪堪折陨,他懒得理会。大姐常说,明家养花养牡丹,养草是兰草。

但是家在哪呢?

===================================================================

三、

明家养花是兰花,种草是兰草。作为明家的子弟,明台自然是被娇养的,在暖房之中,有光,有水,有养料。……如果说明台是兰草,那么明诚便只能算野草了,低到尘埃里。可这孩子是个真上进的,他问过学校的老师,明诚的课业比明台好得太多,什么东西一教便会,一学便懂,且能举一反三。真有些野草的韧性,就算被踩在脚下践踏,也会一次次顽强地冒出头来。

======================================================

阿诚知道明楼是有点儿洁癖的,去那边还沾了一身的灰。他一到家就吩咐阿香烧水自己去准备洗漱用品。
可等了半天,却看见明楼两手泥巴捧着个花盆进来,盆里是颗不知名的小草。

“大哥?”阿诚有点呆,“不是洗头吗?哪来的草?”
“瞎说,进了我们明家门,这就是兰草。”明楼不无得意的把花盆往茶几上一放,“刚刚趁你不注意,在你住过的房门口挖的,

=======================================================

“你们明家,家教严明,向来是养花养牡丹,养草是兰草。阿诚不是牡丹,也不是兰草,充其量是一株食人花。”

============================


明镜总喜欢说,明家是养花养牡丹,养草是兰草,可明楼看阿诚,总觉得自己抱回来的是一棵树,只要给他土地阳光和水,必能根深叶茂,树荫蔽天。他决定将一切都给予阿诚:知识是他的水和阳光,给他成长的力量;而明家人是他的土地,让他深深扎下根。


==================================================================

一日中午,阿诚一个人回家去取文件,他悄悄将那只体重秤取了出来,当时他一脚踹了过去,第二条取出来看,发现称的准心坏了,总比正常体重要多称出十斤左右。

这件小事情,明楼不必知道。

阿诚将那只称丢进垃圾箱,将新的藏在了书桌最里面。

 

他走到校门口时,正逢明楼下班,侧面看上去确实英俊硬朗,阿诚叫了一声大哥,他回过头看阿诚,阿诚忍不住在心里笑了起来。

甚好甚好,养草是兰草,养鸟是角雕。

===================================


八、

(明台要养一条狗)
“……话说回来,什么品种?黑背?拉布拉多?金毛?德牧?”
“大哥,咱能别种族歧视吗……?”
“咱们明家可是一向养花养牡丹养草是兰草。”
“土狗。”
“那怎么行?送回去!”
“我回孤儿院,明台回黎叔那儿?”
明长官就又不吭声了。

=======================================================


这座见证了中国百年历史的明公馆就在凄风苦雨之中,他走之后,便再无一个故人。

但是明楼想,终有一天,这个地方会有新的住客,花园里会开出新的牡丹,泥土里会长出新的兰草,会被新的阳光照耀,驱散这黑暗的夜。

……终有一天。


=======================================
10

明楼的神色有一瞬间的迷茫:“白山茶?”
“对呀,明堂哥安排寄过来的,是美国的品种,说是最新培育的。”

“为了明家香的培育新品吗?”
“那为什么不种在他自己家?反而要放在我们家呢?”

阿诚笑笑:“明堂哥说了,我们这里风水好……不是你说的吗?养花养牡丹,养草是兰草……他说这白山茶种在你窗下,这也可以沾沾灵气。”

明楼笑了:“这话说得,我可得问他要租金才行。”

=========================
11、

明家大少爷英俊儒雅——任何见过明楼的人都会这么说。而明家大少爷不止一次说过,我明家,养花是牡丹,养草是兰草。

那么作为明家大少爷亲手养出的一株草,明诚便免不了常被修修剪剪——却也不像什么兰草,一不小心,就长成了一棵挺拔茁壮的树。

现在这棵树站在百货公司门口,手里提满了东西。

==========

12、

他在楼上的窗户看着青年远去的背影,他挺拔的身姿让明楼想起小时候父母带他和明镜去哈尔滨玩儿的时候在市郊看到的白桦,修长,优雅。

他的阿诚从来不是温室里的花朵,而是在他身边傲然挺立的树。

如果他只是牡丹,明楼想,自己决计不会对他产生那么强的占有欲。花儿是养在温室里的,只有他一个人能看到,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花儿有多美,花儿开得多好。

树不一样。树是站在外面的。所有人都能看到树长得多挺拔,多秀美,所有人都知道树有多好。

所以才会产生占有欲。他想让树是独属于他一个人的,但是又舍不得砍掉树的枝桠把白桦移进温室。

13、

明家别墅后院不知什么时候悄悄落了几颗不知名的种子,偷一点旁边牡丹的水土肥料竟然发了芽,阿香想着把这几颗杂草拔掉,刚巧阿诚路过,看着蹭在牡丹身边的小小一片绿色,不知为什么就想到了被明楼救回来的自己,心中有一点不忍,拦住了阿香。后来也随手浇一浇水,那小种子到也没给阿诚丢人,竟蹭蹭蹭的长起来,慢慢的越过了牡丹,长到有一人高的那年春天,某一个夜里,静悄悄的结出几颗小小的红珠,明楼一早起就透过窗户看见红绿相间的树下,阿诚半仰着头,笑的很幸福。

傍晚脱衣服的时候,口袋里滚出几颗红透的小豆,明楼托在掌心笑着看阿诚,

“玲珑骰子安红豆,这是谁的入骨相思落在了我口袋里啊?”

阿诚有些羞赧的从明楼手里捏起一颗红豆,

“当初看他长在牡丹下,全靠牡丹的养分庇护,后来他长大了,比牡丹还要高,竟还结了红豆,大哥……”

明楼笑着合上手掌,“我明白。”

明楼一直都明白,自己庇护下的少年已经长出足以荫庇自己的修长枝条,还悄悄地结上了一簇簇的相思。而牡丹的相思……恐怕要更早一点。毕竟当初牡丹独独的荫庇了这一株小草。


14     三位姐姐哥哥,没哪个不是真心喜爱又有意无意地想要护着明台的那点张扬。姐姐总说明家养草是兰草,却嫌老大老二像端着揣着的青松,直夸老三是热热烈烈的梧桐,会开花的,会飘絮的,会变色的,会落叶的,是能栖凤凰的——“真受不了你们俩那风雨不动的样子!”家姐这样说道。

 ==============

好了,一口气找了这些,以后还会补充,大家可以看到了,写的好的楼诚同人文,是如何施展这个梗的。或是把这句话运用在其他方面,或是把明诚予以其他比喻,强调避开牡丹兰草一词。如此一来,你引用它给自己的文添彩,无懈可击。


其实,很多不好的事情,可以从中发现好的方面,这个梗虽然被对家大骂,但是如果楼诚CP从此注意了,挖掘出那些运用得当的大量的好文,同样可以作为一个案例教材,给大家介绍一下类似这种梗的运用和写法。

正如《说英雄谁是英雄里》的话:“用敌人的力量来壮大自己。”

评论(10)
热度(52)
  1. 帝华渊谦受益 转载了此文字
© 谦受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