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受益

关于楼诚随笔(一)评议明诚从小说到电视剧中作者的创作心路

明诚,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角色。他的身份、他的刻画、他的心性具备了太多中国社会那个时代封建专制与民主思想交织的色彩。

单从名字上讲,诚字是世家下人很常见的用字,可以说很俗气,但是加上明这个姓氏,就立即跃为不平凡。四书里的训导:“自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诚则明矣,明则诚矣。”诠释儒家思想精华的道德准则,用这个词做名字的人必定了不得。作者也绝对不会小觑仆人这个身份,因为他前一部小说的主角杨慕初的身份就是家奴。父母不明的孤儿,身世似萍飘,更具备传奇色彩,需要的时候加一个亲人就可以翻转出大戏。

当然作者最初写阿诚,并没有想这么多。他的存在本来是为了情节需要。原著《谍战上海滩》的明线主角是明台,隐线主角是明楼,而阿诚是作为明楼隐在暗处控制各方行动所不可缺少的一个延伸。作者需要让明楼一边潜伏,一边在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下同时指挥国共两党,所以他自己不可能出面,就需要一双手臂一双脚一张嘴来替他完成,于是阿诚这个人物出现了,

作者最初为他设定的身份是仆人。仅仅因为仆人是明楼以一个世家大少爷的身份最简单也最方便的行动延伸。不用考虑任何人际关系,上面吩咐他做事就行。他的存在意义不是像主角那样让读者们品味他的灵魂,就是一个让情节进行下去的作用。


然而作者写完原著,再改编成电视剧的时候,愕然发现自己玩脱了。因为他忽视了一件事:明楼的身份太多,三线潜伏,三重身份伪装,这三重身份外加上明家,他需要完成的事情太繁复,要面对的秘密太复杂,所以这个作为他延伸的“仆人”也太强悍了,强到单纯用“仆人”的身份已经无法解释他能够做的事情,承受的机密。

我们来看看原著阿诚干了些什么,他表面上就是个仆人,所承受的根本比不上剧里的温情,似乎很卑微,可是你如果仔细看原著,会发现电视剧里阿诚的所有社会职能他差不多都有。


首先,他是明楼司机,知晓明长官一切行踪,同时他掌握书房,可以随时进入,意味着是明楼书房所有秘密他知道(明台被他罚过),他掌握着明镜的行迹和作为(随时向明楼汇报),知道她开保险箱的密码,如果明台没入军统,明家所有人的安全都由他监察和派人保护,然后,他还是明长官的助手兼秘书处负责人,原著同样有夜莺打电话通知他,他找明台顶锅那一幕;军统和共产党的联络都由他负责,两方计划都由他参与执行,和梁萌萌的交情以及最后救下明台也是他------

这一切写在小说里,容易被读者忽略过去,因为读者是看剧情的,阿诚没多少正面描写,只是为了走剧情而出现,好比一台话剧,他是作为道具出现,没人会多注意道具的。

但是要是拍成电视剧,动态的,连贯的故事情节里,那就太可怕了,观众们立即会发现一个问题,阿诚这个仆人,几乎明楼所有重要的事情他都有分参与,所有秘密他都知道。


而明楼除了恩情,没有任何后着制约他,他一旦叛变,从明家到国共双方全要完蛋。这根本不是明楼能承担得起的,就算电视剧里加深了兄弟感情的刻画,把他写成了二弟,还有很多人表示万一阿诚叛变的话如何如何,想象一个仆人处在这个位置,知道这么多,简直画美不看。 

从原著来说,明楼让阿诚参与这么多,本身就不可思议了,就像一个聪明绝顶的人,却干了最愚蠢的事情,把所有鸡蛋都放进了一个篮子里。以正常思维来看,阿诚可以知道一部分秘密,但不能知道明楼所有身份,他干的事情应该分摊到几个忠心手下,管书房钥匙的和开车知道长官行踪的不能是一个人,和共产党联系的也不应该和国民党有联系,更不应该在伪政府也当秘书长,这才是正常的特工分配。

然而这么写就太难为作者了,为了方便写情节以及拍戏,只能让本应多人分配的任务全给一个阿诚。也造成了阿诚这个人必须改写剧本设定,变成明家的另一个兄弟。至于他究竟有多少分量,那要归功于导演的揣摩加戏以及演员的演绎是否成功了。估计这么受欢迎也是没想到的。   


说句笑话,书里面明楼,我真要怀疑他和阿诚是否存在那种“支配与服从”的性关系,否则简直无法解释,为什么,冷酷而智慧的明楼,理应如毒蛇一样深藏潜伏,不信任任何人的明楼,会那么信任他。那不仅仅是信任自己的恩情,更是绝对信赖对方的能力 ,阿诚同样在政府做事,一样游走在国共双方,心计能力稍微差一点就会出错,就算再忠心,背负这么多任务,万一有了差错被逮住,国共双方连明家全要完蛋。换成武侠小说,那是必须喂三尸脑神丸控制的人物啊!不然作为领袖怕是睡觉都睡不安稳。

 

评论(26)
热度(154)
© 谦受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