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受益

关于楼诚的随笔(三)三重楼城不可混(原著、剧本小说与电视剧)

                        

我猜,原著里的明诚究竟是怎样的人,大多数楼诚同好们是没有细看过的,因为一听说他出场的定位只是司机,听起来沮丧就没有深入研究的动力了。

但我细细读来,却觉得很是惊喜,如果是电视剧里的明诚是青瓷,那么原著里的明诚则是一块青玉之玦,虽然朴素,但光华内敛,神韵潜藏,随于明楼这位绝顶公子身畔正是相得益彰。

但是,在分析原著里阿诚的闪光点之前,我要先向各位同好们解释一点:我发觉大多数姑娘们仅仅是听了网上一些流传,而把原著和剧本小说搞混的大有人在。


其实《谍战上海滩》原著、剧本小说和电视剧三个内容,里面关于楼诚的关系定位是各自不同的,各有各的微妙之处,绝对不能混着来,一旦混淆,就彻底感受错误了!


电视剧是格外理想化温情化的,这不用我多说了,PASS掉。我要指出的是:很多被大家指责的,认为原著里明家及明楼对阿诚不好的情节,其实原著都是倒霉背了锅,因为《谍战上海滩》根本没有写过!


比如最受人诟病的一段,明镜被抓到76号,
“大雨中,汪曼春和明镜对视着,汪曼春一语不发便把自己的鞋子脱了下来,递给阿诚。阿诚接过鞋子,蹲下来要替明镜把鞋穿上,没想到得来的竟是明镜狠狠的一脚。”

之后回到明家,“明镜站在门里,明楼站在门廊上,阿诚跪在门外,淋着雨。”


这是剧本小说里的场景,根本不是原著的情节!


请跟我重复三遍,原著里阿诚没有出过任何纰漏!所以在明楼那里也没受过任何惩罚!连训斥都没有过!

 

原著里阿诚没有捡表也没自做主张去救小少爷,更没有私自撤了保护大姐的人,什么因为明台被王天风带走而发作“你是干什么吃的”等各种迁怒,什么因为明镜被抓而在雨中跪着,都是剧本后来编的,原著里统统没有,原著的明楼对于阿诚一直态度温和,是很正版的对于心腹的态度。尊重,不会随便迁怒。


要说语气稍重的话,只有那次,明楼对于明台要杀自己没表现出纠结而激怒,阿诚劝说,
“先生——”“闭嘴!不用你替他说好话。”明楼黑着一张脸,阿诚不敢吱声了。(事后明楼设计把明台打得昏死过去)


甚至于电视剧里的明楼因为桂姨的事情,接连找阿诚谈了两次,而原著的明楼,只问了一次就了结,可以说更加重视他的意见,一次不行,绝不再提。
“阿诚,我现在想跟你说一件……私事,家事。”
  “我,不想谈家事。至少,现在不想谈。”……(然后又说了几句话)
  “我不想看见她。”阿诚很干脆。
  “好吧。”明楼说,“今天下午,我让她离开。”
-------------


原著里阿诚只有一次下跪,唯一一次下跪,恰恰是为了明楼。死间计划之后,明镜怀恨不许明楼回家,明楼急于回家给姐姐安排任务,
……
(她转对阿诚,厉声厉色地说:“谁放他进来的?你们把我的话全当耳旁风吗?”阿诚心虚,不敢吱声,当即在台阶前跪下。
“你要不怕被我打残废,你就跟我进小祠堂。我们有话当着爹娘的面说。”
  “好。”明楼说,“您放阿诚起来吧。我回来,他并不知情。”
  “阿诚也做了新政府的长官吗?”明镜问。明楼哑口无言。
  “那就是还没在新政府混上个一官半职了!他是没有错,错就错在他跟了一个冷血无情的主子。我就拿他杀杀明长官的锐气,怎么啦?”)


这时明镜正在盛气中,连明楼都说要“打残废”,明楼依旧要替阿诚说话,没能成功,也真不是明长官的错了。


所以说原著里那段“我就偏要他成才,成为一个健康人,一个正常人,一个受高等教育的人。不会辜负你抱养这个孩子的初衷。”其实没差,阿诚在明楼身边,其实是保持了相当的尊严和独立人格的。


总之,剧本小说里他的明面身份是兄弟,所以明楼对他发泄起来毫不避忌。书里的明楼封建色彩更浓,但对于阿诚,反而有一种尊重的克制。但读者们如果搞混了,把此楼诚的情节搬到了彼楼诚那边,就成了既当他是仆人,还冲他迁怒发泄,那可就着实冤枉明楼了。


原著里的楼诚,虽然不如电视剧里的理想美好,其实也是颇有可观之处的。

 

评论(45)
热度(111)
© 谦受益 | Powered by LOFTER